那些時光,與愛有關;那些青春,與夢想同行。那個人,如今成長,如同一顆被隨意撒在懸崖邊上的種子,堅強呼吸,沐浴陽光,終於破石而出,在那個夏日綻放出最美麗的花朵。
  我是一個農村的孩子,我住在一個非常小的自然村,那裡有大山,有連綿不絕的田壟,有坑坑窪窪的羊腸小道。我必須拎著一袋需要撐過一周的米,走過一段很長且曲折泥濘的山路,到鎮上去上中學。
  初中時,我一直是全班個頭最矮,也最瘦弱的女孩子,怯生生的,不敢說話,不敢抬頭。我一直是被鎮上的同學孤立的那一個,他們嘲笑我的破爛的衣服、書包和不清楚的話語。我只能把頭低得更低,去躲避那些不堪的話語。我在心裡種下一顆種子,我要比別人強!我只能一直努力地學習,名列前茅,證明自己儘管貧窮,但在知識的擁有程度上,我比他們富裕。
  初二時,我患上了中度耳神經衰弱,除了買助聽器來維持,別無他法。助聽器的費用,如同天方夜譚。那一刻,我想放棄自己,我在懸崖裡頭,哭泣,彷徨。
  儘管我的身子在懸崖的縫隙里,但還是有一縷縷陽光無意中從縫隙里照射進來。在沒有伴的時候,書籍是我最好的伴侶。《假如給我三天光明》讓我認識了海倫·凱勒,她以一個身殘志堅的柔弱女子的視角,告誡身體健全的人們應珍惜生命,珍惜造物主賜予的一切。她給了我勇氣來面對自己。
  父母四處籌錢,帶我到市立醫院給我配了助聽器。他們說不能委屈了我,就算砸鍋賣鐵,也要讓我能夠好好學習。那是我第一次在父母懷裡大哭,他們的不容易,我都記在心裡。我只有倍加努力,才能回報他們給我那份沉甸甸的愛。
  高三時,嚴重的山體滑坡導致家裡房屋崩塌。在房屋快要倒塌的時候,母親搶出的是我的一摞複習資料和為數不多的書籍。母親說沒有關係,只要知識在,只要人還在,一切都會好的。
  母親堅強的面容極大地鼓舞了我。在那個炎炎夏日里,我收穫了一紙雖輕但意義厚重的通知書。父母激動地落下了眼淚。在那個夏日里,我破石而出,那朵花骨朵在不經意間已綻放地如此燦爛,我變得更加自信,更加美麗。
  父母在欣喜之餘,更多的是憂愁。家中的負擔實在是太過於沉重,家裡因為我的助聽器,已經欠了不少的錢,重建房子,也需要大筆的錢,妹妹要上學,還有那一筆巨額的學雜費。
  入學之初,我知道了高校的資助政策,可以申請國家助學金,我便與父母商量了這件事,父母也感到很欣喜,直道國家的好,並教育我要知恩圖報,必須要好好學習,以後回饋社會,回報國家。
  大學,人才濟濟,面對他們或許優越的家庭條件,我卻並不自卑,而是更加坦然,更加自信。我積极參加愛心支教活動,給一些家庭貧困的孩子補習,傳遞著正能量;我刻苦學習,彰顯自己的價值。
  這一路走來,我或許孤單過,無助過,但老師的幫助,國家的幫助,像是一大片的陽光,趕走了那些烏雲。如今我能夠綻放,我對陽光和雨露心懷感恩。我相信自己未來能夠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不凋不敗,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負荷和呼吸的累贅,樂此不疲。  (原標題:生如夏花)
創作者介紹

鄧麗欣

ri63riiw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