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倒轉一兩年,“歐債危機”是媒體上曝光率頗高的詞語之一。但不知不覺之間,這個曾經攪動了整個歐洲大陸甚至世界經濟的名詞,似乎被人淡忘。
  “歐債危機”結束了嗎?歐洲的領導人們似乎也意見不一。今年1月8日,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曾樂觀地表示:“2014年將是歐元區擺脫最糟糕局面的一年。”但歐洲央行行長馬裡奧·德拉吉卻對巴羅佐的樂觀預測不以為然,稱其“言之過早”。
  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經濟室主任陳新研究員近日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專訪時表示,自從2012年9月歐洲央行行長馬裡奧·德拉吉推出救市新計劃“直接貨幣交易(OMT)”以後,市場的恐慌就基本結束了,“整個2013年,歐洲的複蘇態勢整體比較平穩”。現在論及“歐債危機”的走勢,陳新認為,有一種說法值得參考——“德拉吉推出的OMT計劃把大家從‘懸崖’邊上拉回來了。現在雖然離‘懸崖’稍微遠了一點,但並不意味著‘懸崖’已經消失。事實上,不確定性依然存在。”
  “救助計劃”發揮了作用
  是什麼力量將“歐債危機”拉離了“懸崖”?今年1月8日,巴羅佐在希腊雅典對2014年的歐洲經濟狀況作出樂觀預測的同時,給出了他的答案。他說,“計劃奏效了”。他所說的“計劃”,即“三駕馬車”在5個歐元國家實施的大規模救助計劃。自2010年以來,希腊、愛爾蘭、葡萄牙、西班牙和塞浦路斯先後接受了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歐盟和歐洲央行這“三駕馬車”數額不等的資金援助。
  “三駕馬車”的救助計劃同時附加了嚴苛的條件,包括需要重債國政府推動經濟改革,實施一系列緊縮政策等。對於接受救助的幾個重債國家而言,這樣“傷筋動骨”的改革無疑是痛苦的。但是,在實施改革後,有的國家已經初步嘗到了“苦盡甘來”的滋味,愛爾蘭就是一個例子。
  2013年12月15日,在接受救助3年後,愛爾蘭正式退出救助,成為首個退出救助的歐元區國家。“愛爾蘭沒有申請延長救助期限,是件標誌性的事情。”陳新表示。今年1月7日,愛爾蘭舉行了退出救助計劃之後的首次債券拍賣活動,並以近10年來的最低借貸成本籌得37.5億歐元資金。“能回到債券市場發債,並且順利獲得市場的認購,這標志著市場重新認可了愛爾蘭。可以說,愛爾蘭的危機暫告一段落了。” 陳新說。
  第二個傳來可喜消息的是葡萄牙。1月23日,葡萄牙自2011年接受救助以來首次重返長期債券市場,併成功發行了25億歐元五年期債券,且順利獲得了市場認購。不少人認為,葡萄牙也有望在今年救助到期後退出救助機制。
  另一個發揮了作用的機制,是從2011年開始實施的“歐洲學期”機制。“歐洲學期”每年3月啟動,為期半年;歐盟成員國需要在“學期”內製定出各自的預算方案和改革計劃,並提交歐盟委員會統一審議。“以往各成員國的預算案只需各自在本國內通過便可以生效,現在還必須提交歐盟委員會審議通過才行,這起到了對成員國的預算政策進行監督和指導的作用,以防止成員國預算赤字超標和經濟發展失衡。”陳新解釋說。
  “懸崖”並沒有消失
  歐債危機暫時擺脫了“墜崖”風險,但“懸崖”依然還在。陳新說:“這個‘懸崖’所指的是仍然處於上升態勢的歐洲絕對債務總額,而且這一數額可能會在2015年~2016年間達到峰值。因此,風險依然存在。”
  從金融方面來看,由於銀行業的危機往往可能引起主權債務危機,所以,這二者之間的聯繫必須被切斷。因此,建立一個歐洲銀行業聯盟,對銀行業經營的活動進行監管,非常必要。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歐洲銀行業聯盟的完全建立還需時日。
  陳新認為:“歐洲銀行業聯盟的建立需要三個支柱,即單一的監管機制、單一的清算機制和單一的存款保險機制。”在2013年,這“三步走”中的第一步——建立單一的監管機制,已取得較大進展,2013年10月15日,歐盟財長會議通過了建立銀行業單一監管機制的議案。歐洲央行預計,該機制將於議案通過12個月後生效,屆時,歐洲央行將擁有對歐元區銀行直接監管的權力。
  但是,“第二步”和“第三步”就不那麼好走了。
  所謂單一的“清算機制”,主要是希望各國銀行自掏腰包建立單一的救助基金,讓銀行股東及債權人在銀行破產時能實現自救,避免重演歐債危機時等待政府和納稅人埋單的局面。去年12月18日,歐盟各國的財長達成了關於歐洲銀行業單一清算機制的協議,但這份協議還必須提交歐洲議會進行討論,討論通過後才能形成最後的正式版本。鑒於這份協議中諸多細節還備受爭議,這份協議最終能否按照時間表在今年5月如期通過,目前還不得而知。
  “建立單一的存款保險機制這‘第三步’,進展就更緩慢了。因為不僅涉及出資的問題,還存在‘道德風險’的問題。比如說,如果是塞浦路斯的銀行出了問題,拿德國納稅人的錢去賠付給塞浦路斯的儲戶,這是否合適呢?”
  陳新認為,歐洲銀行業聯盟的目前的進程,可以說是“第一步”已基本完成,“第二步”完成了一半,“第三步”則基本上沒有眉目。而在銀行業聯盟建立之前,歐洲經濟仍面臨風險。
  “歐洲一體化”動力變小
  歐洲銀行業聯盟是“歐洲經濟貨幣聯盟”建設的重要一環,同時也是推進“歐洲一體化”的重要步驟。但現在,一個新的問題也有所顯現:危機不那麼迫近了,“歐洲一體化”的動力也隨之變小了。
  陳新解釋說:“這是因為,在危機迫近之時,為了應對危機,各方會更快地採取行動應對;但當危機的壓力有所減小的時候,行動的步伐也會隨之慢下來。而且,近年來在歐洲泛起的‘疑歐’思潮,也可能會成為‘歐洲一體化’的‘攔路虎’。”
  所謂“疑歐”思潮,簡單地說就是指在歐洲範圍內出現的對歐盟制度不信任、懷疑,甚至反對歐洲一體化的社會思潮。近年來一些“疑歐派”的政黨,如意大利的“五星運動”黨,法國的“國民陣線”黨,在其本國的影響力正逐漸擴大。
  “這種‘反一體化’的思潮,可以說是歐洲目前面臨的最急迫的擔憂之一。2014年是歐盟的換屆選舉年,換屆選舉將為歐洲經濟政策的走勢再平添一份不確定性。”陳新研究員說,“今年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將會成為一個風向標。‘疑歐派’政黨將在歐洲議會占據多少席位、占有席位上升的幅度有多大,這都是值得觀測的。如果‘疑歐派’政黨所占席位數上升幅度過大的話,將從側面反映出‘反一體化’思潮的支持者越來越多了。在這種思潮的背景下,要進一步推進‘歐洲一體化’,可想而知是愈發艱難的。”
  本報北京3月18日電  (原標題:歐債危機結束了嗎)
創作者介紹

鄧麗欣

ri63riiw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